JJBA // GTOP // ERURI

〘TG〙腦洞 | 1

不懂寫長篇(大哭



「楊先生,是吧?」門外穿著制服的人翻看手中的排板,又抬頭望向屋內臉帶不安的人,然後用頭示意站在他後面的部下上前。

「你們在做什麼!?」屋內的不安男子反抗想要掙扎開,只可惜以他的體格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快放開我!給你們報 案的正是我,你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殺我父親的兇手還在外面呢!」

「楊石研先生,你涉嫌謀 殺及進行三 合 會活動,現在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那名制服男子話沒說完就被扭斷了脖子,攤軟的倒在地上。壓制著他的人也被迅速地解決掉。

原本不安的臉一下子變得輕鬆,男子將人皮面具從臉上撕破,隨後...

〖TG〗關於…說話

☞bgm : 'City of Stars' (Duet ft. Ryan Gosling, Emma Stone) - La La Land

01




回覆完哥的ig post,我突然就不想說話了。



說不出話。



理解和接受從來都是兩回事。



永裴說我最近很常嘆氣,舜浩說我最近不太常提起members的事,+82說我最近變得難約,勝利說我最近明明空閒還沒去吃他新出的拉面 ( 我知道他希望我出去走走 ) , 大聲說,最近,很久沒聽見哥 ( 我 ) ...

〖TG〗懶鬼〖日常〗

「哥~」 
 
「嗯?」 
 
「哥呀~」 
 
「嗯你說」 
 
「哥~」 
 
「做什麼呀,說!」 
 
「幫我關窗,好冷」 
 
「呀!你自己不會哦」 
 
「你比較近嘛」 
 
「哪裡近了!」他放下手機越過那個不知好歹的傻瓜關了窗 
 
「嗯~謝謝哥~哥最好了~啵啵」 
 
「呀…你這小子」(笑)


〖TG〗Miss you already〖1106〗

日本場完結後一晚崔勝鉉瞞著弟弟們帶了權志龍去吃飯,說好是約會那就連舜浩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

最近崔勝鉉總是背著弟弟們行動,雖說是行動,但也其實就是偷偷地看著他們,努力把他們的外貌神情都寫入腦中,偷偷地在抱著他的貓咪入睡時親吻他的髮旋,沉醉在染上他味道的洗髮水香中,流淚。

趁著弟弟們不留意偷偷地捏權志龍的手,輕吻他的耳廓,再滿足地看著他說為什麼這樣啦害羞的臉容,偷偷減掉許多休息時間與粉絲見面,為了他們接電影寫歌曲,他說這些總讓他煩惱,但也甜蜜。


他以為弟弟們都習以為常的不已為然,權志龍卻是全都看在眼內。


吃飯時兩人一如既往為食物照相,權...

〖TG〗膽小鬼〖生賀〗

※ 依然是志龍視角。

※ 抱歉超級短,29歳幸福,祝福你和正在看的人。

※ 最近看完山本英夫的異變者,故事寫得很好,非常推薦。


我逃走了,一如以往,一但他們認真起來,我便逃走了。


他們說的對,我的詞,的確,是在寫我自己。


然而他們都在背後謾罵,卻沒有人把我留住,抱住我。


我就是如此,留不住的嗎,這就是你們眼中的我嗎。


難道我,就不能被那麼一個人擁有麼,就一個人。


不夠,不夠,還是不夠,再多的眼睛注視著我不是不夠。


我的心,像空了個洞,怎也填補不了。


我拼了命的創作,在台上汗如雨下,...

〖TG〗如果你的無名指還沒戴上婚戒 | 番外

※ 先看上一篇比較好

※ 想知道你們的看法啊


從國外回韓國的飛機還沒到點,崔勝鉉推著她和姐姐的行李登記。他把太陽眼鏡往後戴然後揉了揉眼,才凌晨三點多,距離上機還有兩個小時。

整頓好後崔勝鉉挨在長椅上小睡,崔惠允坐他隔壁滑手機,她突然拍醒剛入睡的人,笑著對他說「我剛剛和志龍line哦,我告訴他我們要回來了,你猜他怎麼說?」

崔勝鉉眨眨缺水的眼,顯然還沒搞清楚自己的姐姐在說什麼,沒等他回答姐姐便開口了「他說要來接我們啊~!我說我們回到去已經差不多午夜了但他說怎也要接,哎咕我們志龍怎麼可以這樣可愛啊。」

這回崔勝鉉總算徹底醒了,重逢的緊張感似乎早了二十個小時來臨,他...

〖承花〗The road

※ N巡之後 
※ Hurts - The Road



我時常在想,會不會我睜開眼了你就會消失,是不是我不醒來了你就一直都存在。

夢裡那五十天太過真實,以致於我都要以為是哪次去旅行的經歷,意思是我失憶了嗎,也好像不是,這有點像我和世界的哪個人連結了腦電波所以我能看到他的記憶。典明說我睡覺時偶爾會放出了替身,而且看來很不安。我做夢了,我對他說。偶爾早上看見他的睡顏我總是想哭,我不知道為何,但同時,也感到完整及滿載幸福...。說來奇怪,夢裡的同伴有個叫花京院的人,不僅名字,連外形也和典明很相像。聰慧的他,細心的他,調皮的他,像寶石般閃耀的他,我...

〖TG〗作死小能手

「權志龍我說了多少次早餐要給我吃掉,血糖不夠你肯定又睡了…」崔勝鉉還沒說完就被他的學弟兼室友擺手stop了。

「是是是,啊——」然後他張開了口抬頭望向崔勝鉉。

「你幹嘛。」

「餵我啊,我在穿鞋子呢,不餵就算了哎。」說著又低下頭繼續綁鞋帶,崔勝鉉簡直覺得為什麼要理會這個孩子,反白眼不情願地把碟子拿過去。

「張嘴。」在權志龍張口的那一刻把碟上的都掃到他口中。好不容易呑下滿嘴早食的權志龍拍著心口。

「崔勝鉉!」

「叫哥,抹好嘴才出門。」

「啊,謝謝。」接過對方手上的紙巾又喝了口同時遞來的提子汁。

「上課加油。」

「是是,拜拜崔媽媽。」

「一路順風,不要回來了。」

「崔勝鉉你給我...

〖TG〗段子 | 有人對你說沒關係真好

偶爾權志龍也很想逃避一切,帶上 iye,gaho和 juli就這樣隱退。


以 monsant的收入,歌曲版權費,加上以往的積蓄只要少買些衣飾和藝術品還是養得起自己和那三個小家伙有餘的,他早就計算過了。


而且有崔勝鉉陪著自己,還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呢。


「只要你捨得,我沒關係。」崔勝鉉總是這樣對他說。


權志龍是知道的,知道他是真的沒關係,因為自己和藝術品就是他的一切,但他還是會覺得內疚,rap和演戲都是他最喜歡的事,為了自己而離開真的好嗎?


「rap可以在pub唱,歌可以只為你作,在人生中每天都在演戲,只有在你面前和擁有你的我才是完整的我。所以沒關係的。」


沒有哪...

〖TG〗//520//

「喂?」

「志龍,是我。」

「嗯。」

沒見面一個多月崔勝鉉一下機給媽媽報平安後便按下日夜思念的號碼。

「志龍?」

「嗯?」

「怎麼啦?你不是很想我嗎,怎麼我打來又不說話了。」崔勝鉉伸手拉拉衣領蓋住臉上止不住的笑容。

「我什麼時候說想你了,那是大聲和永裴說的。」電話裡頭發出好聽的笑聲,懶懶的鼻音讓崔勝鉉加快了腳步。

「你倒是記得很清楚啊。」男人坐上接送的汽車,蓋住手機的收音對司機說了個地址。

「哥又要去哪嗎?什麼時候回來?」看來關門聲還是傳到了他的耳中。

「啊…啊嗯快了,快回來了。」

「哥你每次都這樣說,你沒事吧?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累,快去休息睡醒再找我也可以啦。」

「不不...

1 / 2

© JockerKemushi | Powered by LOFTER